全球都在寻求低价药,医药创新难逃天花板宿命?

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,美国医疗市场的支付能力和自由定价制度虹吸了全球的各种资源,使美国成为全球医药创新的主要来源。但新冠疫情以来,美政府多次试图改革药品定价,解决美国长达一个世纪的高药价问题。

在中国,“药价”是贯穿新医改的永恒主题。进入11月,2021年国谈的脚步也愈发的近了。

“药价”改革成为药企不得不面对现实,医保控费会限制医药创新吗?未来医药创新还有“自由港湾”吗?

美国如何成为医药创新“孤岛”?

当被问及药价改革将如何影响医药行业发展时,制药公司普遍认为:降低药价会阻碍创新。

“在 80 年代以前,全球研发的 80% 发生在欧洲大陆,而今天这一比例还不到 20%,这些研发企业去了哪里?”礼来CEO David Ricks 在采访中谈到,“它去了美国。”

自去年新冠疫情爆发以来,美国已有六种批准的 COVID-19 药物和三种批准的疫苗。这六种药物中有五种来自美国实验室,而所有疫苗都来自于美国(虽然德国公司 BioNTech是在与辉瑞合作之前开发了其mRNA新冠疫苗BNT162b2)。

为何创新药研发去了美国?

医药独立评论人孟八一先生指出,美国与欧洲的区别在于,美国不限制药物价格(自由定价),美国是半自由化的医疗市场。欧洲属于协调市场经济医疗市场,即政府医保为主(全民医保),政府与商业协调价格。60年代开始,欧洲和日本开始对药品限价,80年代达到高潮。而美国80年代以后,医保开始扩容。

因为美国政府不控制药品价格,而且法律禁止政府与企业谈判Medicare的药品价格,市场成为美国药品价格控制的主导力量。依托强大的医疗保险集团、医疗管理集团(HMO)和药房福利公司,美国市场以自发的形式实现了药品的价格控制。

图片1.png

1950年-2020年美国批准的新分子实体统计

但是,新冠疫情推开了美政府关于改革药品定价的想法,多个议案被提出。虽然,不少企业及专家认为这不可能实现,但仍是悬在药企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。

未来美国能否保持其创新优势?

从已批准的药品中,充分发挥商业潜力,制药企业才能收回其研发成本,为未来的药物研发提供资金,并以丰厚的利润满足投资者的需求,以获得更多的资金。一直以来,美国各大制药厂商持续地表达对政府打压高昂药价的监管行为。

虽然,美政府已尝试了多种降低药价的策略,但至今为止没有任何实质行动,而且药品价格一路走高。孟八一认为,美国民众既是高药价的受害者,又是受益者。对药价的进一步管控受到美国社会价值观和立法的制约,价格监管很难实现。

对于药价昂贵问题,一些专家认为,不需要依靠政府控制药品价格,而要通过市场这只“无形的手”既弥补创新的投入,又保障药品的可及性。经验表明,当某种新药出现第3个以上仿制药的时候,药价就会出现明显的下降。监管机构可以通过批准更多的新药,和加快仿制药审评速度来解决药价问题。

也有专家认为,重新设计医疗保险可以解决药品费用昂贵问题。

在控费与创新之间,显然美国选择了后者。未来美国市场如果还是选择创新,这里就还会不断有创新产品产出。

结语

医药是强监管行业,是民生行业 ,国外和国内都面临药价昂贵的难题。但我们也应该看到,创新药研发难度是非常大,而且容易治疗的疾病早已解决,剩下的都是难啃的骨头,研发难度越来越大。从获批的创新药可以看到,创新是根据市场来走的,资本来走的。

在中国,企业对于医保谈判已不陌生,自2016年实施以来,医保谈判加快了药品目录动态调整的节奏,新药获批后,最长一年就有机会纳入医保药品目录,这在一定程度上鼓励了企业的创新。但提及医保谈判也让很多制药企业倍感压力,更有专家直言,在中国能给新药市场的天花板是有限的,能在海外上市,才能打开市场的天花板。

未来医保能给创新药的天花板是多少还是未知数。但是,目前美国市场仍然相对更自由,也是各大创新药企最喜欢的市场,积极出海,全面布局才能更好地应对各种变化。

本文所登载内容表达任何关于疾病的建议,资讯,知识,观点,都不能作为医生的建议或替代品,请咨询您的家庭医生了解详细细节,KESHAV没有承担相应的责任的义务,如果我们侵犯了版权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,我们会在72小时完成

留下评论

以下信息需要填写,敬请放心,你的信息不会被公布